蘑菇云app借贷平台

“要借多少?”

“啊?”

小表妹楞了一下,被打乱了阵脚,随即变得慌乱起来,两只手放在身前紧紧绞在一起。

“两、两百。”

说完她悄悄打量着周离,生怕周离和千千一样,听完她说的话后二话不说,一扭头就将刚送进嘴里的糖吐掉。

“微信还是支付宝?”

“啊?”

“问你微信还是支付宝。”周离又重复了一遍。

“……”小表妹短暂的沉吟了下,壮着胆子,试探道,“表哥其实你听错了……我说的是四百。”

“那就四百,微信还是支付宝?”

“?”

“怎么了?”

风雪俏佳人

“……”小表妹悄悄打量着周离,富贵险中求,“六……六百?”

“你到底要多少?”周离无奈道。

“表哥吃糖!!”

生怕表哥是对她不耐烦了,小表妹慌里慌张的又从兜里摸出一颗糖,还给他剥开,递到他嘴边。

现在周离嘴巴里已有两颗糖了,两颗糖在嘴里碰撞,发出哔啵哔啵的声音,他无奈的看着站在他身前、低着脑袋像是在听从审判的小表妹:“你双十一又买了多少钱的东西?”

“……”

小表妹低头沉默着,努力思索着对策,终于她脑中闪过了两只抠脚萌妹的画面。

“呜……呜呜呜?”

“?”周离一呆,“你在干嘛?”

“没……没什么。”小表妹迅速收起表情,看来这招行不通,于是又不说话了,转动着眼珠子看向别处。

“你借钱是吃饭还是消费?”周离问道。

“两百充食堂,可以吃一个月,六百可以吃三个月。”小表妹计算着,又壮着胆子,“我很快就会还给你的!我现在又卖明信片又拍照,在食堂勤工俭学一个月也有一千块,我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还给你了!”

“这样啊……”

周离不太相信她的话,说不定她只充两百进食堂,每天买几个馒头就开水,再想点其它办法补充营养,剩下的钱又攒起来买镜头了。

但是他也不在意,反正才几百块,借他的总比借花呗打白条好。

于是周离稍作犹豫:“这样吧,我给你一千,你慢慢还,不用急,但多出的几百块必须充进食堂里,而且平常要吃好一点,不要天天啃馒头。”

“一千!!”

小表妹瞬间睁大了眼睛。

此刻在她脑中只闪过两个想法——

他怎么这么有钱?

我一开始为什么不多要点?

“怎么了?”

周离看着她的表情:“你还想要多少,不要太多,我都可以答应你,免得你再去想其它办法。”

“不……不要了!”

“够了么?”

“够了够了!”

她害怕太多了自己还不起。

而且负债太大也会非常心累。

但更悲哀的事情又来了:同样是大二学生,还是表兄妹,自己负债都不敢负的一个数,为什么他就可以轻轻松松的借出来?人和人之间差别真大。

“微信还是支付宝?”

“支付宝。”

“转给你了。”

“谢谢表哥!”小表妹90°鞠了一躬,认真道,“请教我挣钱!”

“你不行的。”

“打扰了。”

包子已经达成目的,但她没有走,而是站在周离身边,悄悄观察着他们几人,试图从中找出财富密码。

挖掘机依然在运输沙子,团子化身小怪兽,干扰施工。

噫?

这只金黄色的小猫又是哪来的?

空中直升机呜呜飞过。

包子抬起头看了看,又低头看向槐序。

旁边那个少女看起来好眼熟,好像去年见过一次,自己还蹭了一顿火锅,火锅可真好吃啊……可是她不是眼睛有问题吗?

怎么还能玩遥控直升飞机?

还低空掠过!

包子眉头紧锁,努力思索。

结合这种种奇怪的事情,她就像做一道数学题一样,代入参数,一步步解开谜题,一重重拨开迷雾,终于,被隐藏的真相在她眼中变得明了。

“表哥你们是不是走私小猫咪的?”

“请离我远点。”

“好的。”

小表妹后退了几步,但不好意思马上回寝室——刚借完钱就走会显得很没有良心。

她有良心。

……

十点半,教室。

讲台上传来女老师的声音:“ga,赤霉素,一种非常重要的植物激素,你们以后走植物方向的话,肯定会经常用到它的。就算改行了,说不定以后兴致一来想要重拾专业技能,想要在老婆孩子面前表现一下,或者在社会上混不下去要回家种地,种个什么花花草草、玉米核桃,也可能用得上它。”

下边一片哄笑,课堂氛围很轻松,但无论学习好与不好的,都专心听着。

“它的主要作用有这么四点。”

“第一个是促进茎的生长和细胞分裂,最显著的特点就是让全株长高,原理呢大家记一下就可以了,其实就是缩短细胞分裂间期,促进dna复制。所以你想让植物快速长高,拔苗,就不用揠苗助长了,可以适当使用赤霉素。”

“下面有它的机理,大家划一下重点……咦没几个在动?好的期末我就考这个。”

“讲第二个:打破休眠,促进种子萌发。”

“它可以诱导种子糊粉层中α-淀粉酶的合成……”

“我记得我读大学的时候,学到这个之后,我种桃子……”

“男孩子都爱喝啤酒,我也爱喝,不是吹啊,我估计我的酒量掀翻班上80%的男同学没问题……我还试过自己酿啤酒……你们在这倒是个个牛逼……诶闲话就说到这里,其实在生产啤酒的工业线上也会应用到这个机理……”

“……”

周离现在也学会一心二用了,一边听着老师讲课,将这些知识都记住,一边用手机和熊老板聊着微信。

小表妹可能是他的福星,刚刚从他这借走了一千块钱,马上熊老板就发来微信,替他一位老朋友从他这里求购一尊雕像。

是的,求购。

价格高得离谱。

这些老板还生怕他不卖,态度低得一比,言语间透露出一个很明显的态度——要是钱不够我还可以再加,只要小周师父愿意卖,我什么都答应,以后小周师父有什么要求我义不容辞。

这倒是给了周离一个新思路。

只是他还在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答应,于是给熊老板打字说:我先考虑一下,也和我的朋友商量一下

熊老板:一而再再而三的麻烦小周师父也确实有些过分了/合十

周离:emmmm……

他扯了扯嘴角,不知道该怎么说。

熊老板:总之打扰了/合十

周离:客气

事实上周离考虑的点是‘这完全是给自己送钱,而且送得太多了,拿着不踏实’。但不知道为什么,熊老板总认为自己是在为难周离,总认为做出这么一件法器是件非常困难的事,说不定还需要什么苛刻条件,而自己能求到这尊雕像,实属自己的荣幸。

真是搞不懂有钱人的想法……

放下手机。

讲台上的女老师已经渐渐讲到一个很偏的地方去了,她讲课丢掉课本是常事,现在连ppt都丢掉了。

“我们这个社会很流行送花,男孩子向女孩子表达爱意,女孩子向男孩子表达爱意,或者情人节清明节都要送花表达情感,要我说啊,我们生科院的学生还特么在外面买花来送真的是臊皮,咱们生科院的学子要送花,就该自己种一束花,自己养,在这个过程中注入感情、费尽心思,再送出去。”

“你到底有多少喜欢,就体现在花上了,花开得好与不好直接说明你有没有费心照料……”

“……”

周离莫名感到窘迫。

余光一瞥。

楠哥张着嘴呆呆盯着老师。

而棉签和包子等知情者已经扭过了头,向他们投来调侃的目光。

这个时候老师开始向学习传授要怎样才能使一株植物长得好、使一株花开得好,要如何照料如何修剪,用什么激素什么肥料,周离目光一扫,下面的同学已经低头开始认真记起来了。

他愣了下,也连忙提笔开写。

这是干货啊!

下午。

周离向槐序讲了熊老板的事情。

听完价格的槐序呆了呆,也敏锐的察觉到了里面的商机:“一个几百万,十个几千万,一百个……”

“我觉得有点太贵了。现在天师部已经成立,未来天师会越来越多。”周离皱起眉打断了槐序的美梦,“雕刻术又不是多么高大上的法术,要做出能使人静心的雕塑并不需要多高的水平,就算是现在才被找到的天赋者,等他们学个一两年,也能做出差不多的雕像。”

“所以呢?”槐序也皱起眉,“以后这些小玩意儿的价格肯定会下降的啊,肯定的啊,可那又有什么关系?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可那时候他们就会意识到自己被坑了。”周离顿了下,“被我坑了。”

“没关系,他们会自我安慰自己的。”槐序不认同,“他们会觉得自己是先行者,是最开始享受到法术给生活带来便利的人。”

“就跟特斯拉一样吗?”

“什么特斯拉?”

“反正我拿着不安心。”周离有些苦恼,在槐序面前他没什么好隐瞒的,“而且我还不好讲价。因为都是熊老板在联系我,熊老板还好一些,他之前那个朋友花了不少钱,这次价格出得更高,他们还一直以为……要是我降了价,可能他们两个心里的某样东西就会被打碎。”

“有什么不安心的?”槐序摸着下巴仔细想了想,“我懂你的意思了,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就算以后天师遍地走了,你现在做的这几个粗糙的雕像的价值可能并不会下降,反而会升值呢?”

“啊?”

“当代明公早期作品,肯定很值钱。”槐序摸着下巴思考着,“尤其是你死了之后,能当传家宝了!”

“emmm……”

周离心里的结缔居然莫名消失了不少。

随即槐序继续憧憬着:“我们当务之急是要打开市场,打开销路,趁着现在还没有天师满地走,狂捞一大笔钱,反正这种你情我愿的事情,就算被天师部发现了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我们哪有那么缺钱……”

“那就少卖点!”

“额……”

片刻之后,周离坐在沙发上,摸出手机。

周离:要什么款式的?

熊老板:太感谢了,我替我那朋友好好谢谢小周师父……我听我女儿说,好像有个叫什么hellokitty的很好看的形象,不知道小周师父能不能做。

周离:可以

熊老板:太感谢了/合十

周离:半个月后发货,感谢支持

其实现在他的雕刻水平和雕刻术进展都很大,雕这种表面光滑也没多少细节的卡通形象根本用不了多久,即使加上法术部分也用不了半个月,只是他觉得可能这样买家的心里会好受一些。

几乎刚发完,对方就将钱打了过来。

在哪去找这么好的买家?

看着账户里突然增加的数字,周离又不由想起了某电车品牌。

以前老周关系不错的一个朋友就买了一辆该品牌电车,当时花了一百多万,从国外订的。等了很久终于拿到车,恰逢过年,大家便一起聚了聚,该朋友就在饭桌上大吹特吹,这车怎么怎么好,有哪些哪些优点,属于电车的时候即将来临。

当然也不见得他说错了。

只是他那语气,就像是自己深刻参与了这个过程,自己走在时代最前头,自己很牛逼,你们没有买电车,你们都是土鳖。

后来的事情众所周知。

老周这个人坏,去年过年的时候,还特意假装自己也想买电车,向他问起这件事。

真得坏。

想到自己以后的顾客也可能面临这种窘境,周离内心有些复杂。

忍痛开始雕刻。

忍痛赚了几百万。

身边传来槐序的声音:“对了你驾照是不是要一年了。”

“是。”

“那咱们是不是可以去清疆了?”槐序期待这个很久了,随着记忆苏醒,他想起了很多在清疆的记忆,人啊就是这样,总爱寻找回忆。

“寒假看情况吧。”

“看什么情况?”

“疫情,还有放假的时间,清疆也挺远的。”周离说道,“反正我会带你去的。”

“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