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鱼丝瓜视频

学园都市,第二学区。

被龙卷风状的云雾笼罩的白色建筑‘才人工坊’内部。

这座建筑物的最中心,放置‘外装代脑’的两根巨大的玻璃管内部,那白腻恶心大脑不断蠕动,就像失去了支撑物一样一块块的从主体上脱落下来,失去了自身的形体,变成了一团烂乎乎宛若豆腐渣一样的东西。

“啊!”

在背后抱着宛若烂泥一般方宏的少女发出了一声极具痛楚的喊叫,皮肤表面几乎在一瞬间涌现出了大量黏糊糊的汗液,直接瘫倒在地上。

“喂,你怎么了?”

方宏用力拍了拍蜂蜜色长发少女的侧脸,哪怕已经用上了自己最大的力道,但是她的脸色却并没有什么变化,甚至很快的泛起了一阵潮红。

“喂,食蜂君,醒一醒,现在不能睡!”

‘外装代脑’发生了如此明显的变化方宏自然不会眼瞎到看不到,毕竟从美琴身上飘散出来的那蓝色光带几乎将周围所有的墙壁清扫一空,原本阻碍视线的东西早已变得非常敞亮,方宏看着左前方那巨大培养槽内部宛如豆腐花一样的白色脑组织的时候,他很快就判断出了食蜂操祈现在出现的问题。

她之前一直用自己的能力在牵制木原幻生对于‘外装代脑’的控制,外装代脑的崩溃,对于她造成的影响不可谓不大,在这种极致的痛楚下,她甚至有可能为此陷入休克甚至死亡。

“嘿,你怎么了?”

伴随着眼前一阵白色扫过,一个有着跟上条当麻同样刺猬头的和风男高中生站在方宏面前,看着方宏对食蜂操祈所做的行为。

爱摄影的KIKI粉红诱惑写真图片

“嘿,削板君,快过来帮我个忙,掐她人中,别让她睡着。”

来人正是之前才跟方宏一起在温泉馆认识的削板军霸,两人倒是挺对脾气的,都是那种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家伙。

削板军霸看着被方宏拖着脑袋,浑身脏兮兮的体育服少女。

是的,他认识这个女孩,就在不久前才刚刚一起在‘开幕式’上发表过演讲的另一位超能力者。

但是削板还是有些犹豫,呐呐的说道:“虽然是这样说没错啦,可是俺不会主动打女生的。”

“打什么打,救人啊!”

方宏挣扎了一下,伴随着他的活动,体内不断传来‘咔嚓’的骨裂声音,但是方宏神色却没有一丝变化,或许只有从紧咬的嘴角能略微看出一点点吧。

“放心吧,她没事。”

方宏挣扎着刚刚挺起上半身的时候,周边的场景却是一阵突然的变化,周围的残垣消失,浮现的,是望眼一片的纯白。

出现在这片纯白最中心的,是一高一矮两个身影,正是最强魔法师和御坂美琴。也不知道亚雷斯塔大人是怎么跟美琴交流的,但看少女的眼神很明显是非常不满,但是她却并没有发作,两人一起走来,竟然呈现出了一种非常诡异的平衡。

方宏闭上眼睛,从灵魂层面上看来,现在御坂美琴的灵魂已经与亚雷斯塔一样的庞大,同样宛若太阳一般源源不断散发着光热。

“美琴,你……你成为绝对能力者了?”

临的近了,方宏才能看得到现在美琴的模样。大致看上去,五官并没有太多变化,但是她的皮肤却是好了许多,甚至皮肤表面环绕着一阵蓝与白色循环的荧光。

“是!”冰冷生硬的一个字,堵住了方宏那火热的心头。

御坂美琴抬脚,下一瞬便直接来到了方宏的身边,少女伸出一只手指头,轻轻按在了食蜂操祈的额头,轻轻念到。

“好起来。”

世间万物都要遵照‘绝对’的意愿,在美琴说出这句话的一刹那,已经达成‘天人合一’的方宏敏锐的察觉到了世界的某处产生了某种不太好的变化,紧接着,食蜂操祈闭上的眼睛,重新睁开了。

“这事是哪里,理事长先生?”

方宏出了一口气,对着面前一声不吭的亚雷斯塔问道。

“我的住处,不过这里是地下层。”

……

第二学区,削板军霸抓着脑袋望着自己眼前的地面,少年不断的揉了揉眼睛。没错啊,刚刚明明方宏君和那个女超能力者在这里一副伤势严重的模样,可是为啥一转眼的功夫,两个人同时都不见了。

嘿,私奔都没有这么快的吧?

还是说,俺是在做梦?

对自己的智商产生怀疑的削板军霸一脸懵逼的抓绕着自己的后脑勺,他决定在这里等等看看。

“俺就不信你们不回来了。”

削板军霸四下里打量了下,充满骨气的少年找了一处还算平整的碎石,盘着膝盖坐在上面,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方宏和那个女超能力者离去的位置,反正现在是‘大霸星祭’,削板有的是时间跟这群家伙耗下去……

第七学区,某座体育馆的休息室里,上条当麻烦躁的看着天空中那宛如世界末日一般的乌云,他的右手不断跳动着,就好像在之前传来大规模落雷的方向有着某种吸引力一般……上条的心情变得与外边天气一样恶劣。

在上午差不多十一点钟的时候,就在第七学区的某栋建筑,被从天而降的一道落雷面包裹,那比大楼还要粗一些的雷电光柱并没有溃散……也幸好那个地方人烟稀少,所以才没出现太大的事故。

“喂,上条,别在那里发呆啊,下一场比赛要开始咯。”

开口的是上条班里的吹寄制理,她高抬着手,对着上条招呼道。

“嗨,马上就来,稍等我一下。”

接下来还有比赛,上条凝望着那应该是位于第七学区西北角的位置,取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出去后,才重新进入了室内体育馆。

魔法师亚雷斯塔不知道利用了什么样的术式,整个白色空间浮现出了无数网状的各种文字符号,无数的符号变换排序,然后如同鲸吸水一样组合成了连环嵌套魔法阵,一层一层的削弱着美琴的力量。

编辑世界的能力逐渐模糊消失,窥探高维空间的能力逐渐消失……那些力量被凝聚成了一顶类似荆棘编织成的花环,戴在了美琴的头上。

“‘绝对能力者’的力量被我通过嵌套术式收纳到了神骨形成的‘荆棘花环’中,花环会隐藏在你的颅骨里。”

亚雷斯塔对御坂美琴告诫道:“在‘人工天界’完成以前,千万不要在‘现界’使用‘绝对能力’,否则整个世界或许会因为你的随口一言被毁灭。”

是了,对于掌握了世界编辑能力的魔神和绝对能力者来说,毁灭世界真的只是一句话的事情。打个比方来说,若是在晒太阳的时候随口说上一句‘要是没有太阳就好了’,那么当太阳消失以后,地球上所有生物的灭亡也就可想而知……

对于方宏,亚雷斯塔很明显要更加费心,方宏体内乱窜的庞**身能量,他甚至用自己的力量去净化,去消除那些杂质,只留下纯净的部分给予方宏。

‘滴滴’方宏手腕处的腕表手机接到了一个新的消息。

“别分心。”亚雷斯塔眉头一皱,直接加重了力道。

“嗯!”方宏知道这个机会难得,也就重重点头。闭上眼睛,努力对法身体内的能量进行更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