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男人的加油站app在线观看

() 常言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其实就是个p……要是有选择,谁闲的没事往那里去?活着不好吗?

时势造英雄,自古以来,一百个英雄里,起码得有九十九个是被逼的。没办法,生活所迫啊!

洞穴之外,那只老猴子已经联合了黄1班剩余的49人,在拼命抵抗发现了五柳山谷的叛逆和幽魂们。他们所为的,无非就是为了自己的传承争取时间。

虽然自己承担了最大的责任,但同时,这对所有人来说,也都是最大的机缘。而这份机缘,被所有人默认推给了自己。哪怕是为了他们的信任,千默也明白,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事到如今,哪怕前方是业火阎罗,也唯有“干就完了”!

唉,奈何自己为人处事一直奉行“稳”(苟)字方针,没想到,竟然总是躲不开这尘世的喧嚣……

心中做出如此感叹,千默的手上也没闲着。

手中制式入殓笔散发出浓烈的幽光,不断的勾勒出一道道防护符文,包裹在自己身体的周围。不是千默不想动用“御戈神笔”,实在是因为,他还不知道前方会有怎样“恐怖”的考验等待着自己。

试想一下,第二关就要面对超出自己能力范畴的考验,接下来会不会还有更变态的第三关、第四关?光是这么想想,他都觉得自己今日怕是凶多吉少。以灵魂大能境中阶的实力来此接受五柳居士这位灵魂力到达了圣境巅峰的强者传承。还是太勉强了些。

要是自己没有动用大量的本源魄力去升级入殓棺界,以圣祖境的灵魂力,这五柳居士不管设下什么考验,那还不是轻松破之?心中这么侥幸的想了想,不过也仅仅是想想而已。

在时空幻境中,自己之所以没有任何瓶颈的到达了圣祖境,恐怕还是因为,幻境为自己省去了本源感悟与天劫这两道关键步骤!人族入殓师虽然不修灵力,但想要从大能境破入圣境,必要的本源感悟,可是同样不能缺少的!

像是自己的老爹千玄,便是自证金之大道。轩萧的爷爷,轩墓老爷子,则是证出了木之大道。据老爹说,轩墓老爷子凭借木之本源加上轩家的《长生》功法相助,怕是能够比同境界的人族入殓师,多活上近百年!仔细想一下,轩家历史上到达过圣境的强者,可不止一位,很有可能,轩家还隐藏着没有坐化的祖宗级高手!

纯美童可可宛如邻家小妹

若非如此,千家和轩家想要凭借明面上的族力,压制整个入殓师界,又怎会如此容易?

虽然轩家的功法不重威力,但在防御与恢复上,绝对远超同济!这可真是用寿命拼死同代强者啊……

……

……

言归正传。

总之,据千默估计,自己在时空幻境中的圣祖境灵魂力,应该只是单纯的魄力累加而已。甚至于,千默怀疑,那魄力,其实并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缔造了整个时空幻境的白虚!少了关键的本源感悟与圣祖天劫,那些魄力,根本就无法在现世维持。这么算来,将那些自己控制不了的魄力用来扩建入殓棺界和打破界魂桎梏。

简直不能再划算了!

心中释然,千默手头上的准备也已经完成。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他这次几乎消耗了七成的魄力储备,用来构筑保护在自己周身的众多符文。

除了最基本防护灵符以外,轻身符,寒冰符和清心符这些或是用于提升速度,或是用于降低温度和集中精神的辅助类符文也并不少。关系到性命的考验,可不是闹着玩的!纵然千默平时总是吊儿郎当,一副对什么都不甚在意的轻松样子。但到了这种时候,他必须思虑周!

“呼……”

缓缓的吐了一口气,千默就站在距离光幕不足一米的地方。光幕外,阴冷潮湿,寂静幽暗。但光幕之内,却是熔岩滚滚,业火地域。巨大的岩浆泡不断上涌,炸碎……每一滴岩浆,都带有致命的地火火毒。即便是以大能境中阶的实力,沾上过多,都只有陨落一途!

这是一次不能重来的冒险,唯有……一命通关!

轰!!!

雄浑的魄力在千默身后炸出一团巨大的幽光,千默的身形,则是在魄力爆炸的反冲力下,瞬间冲进光幕!

“啊……”

恐怖的高温,方位袭来。即便是以千默的忍耐力,在重重符文的保护之下,仍然是被那不断传导而来的高热炙烤的发出一声惨叫。

即便事先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那种身温度骤升,水分不断蒸发,好像每一个细胞都会在下一刻直接燃烧殆尽的恐怖折磨……还是让千默差点直接陷入晕厥。这种痛苦,唯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明白。千默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想到了在时空幻境中,那位行为艺术家——白霜天!

也只有那位的魔鬼手段,才能够与现在自己正在经历的痛苦相媲美!

只不过,比起在无尽的彻骨冰寒中,不断触摸身体极限,从刺痛转变为麻木,最后连灵魂都被彻底冰封……这种好像要在爆裂的烈焰中被化为灰烬的……超越极限的痛苦,要更加令人难以抵抗。

“该死……的!”

竟然比我估计的还要可怕……

千默甚至没能撑住把整句话说完,因为他几乎是刚一开口,那无孔不入的高温热度就顺着嘴巴滚进了喉咙之中!

余光看向身体周围,可以清晰的见到,那层层的防护灵符,正在以一种恐怖的速度被迅速消耗,最后在魄力耗尽之后,化为漫天光点,而后被一道拍打而来的岩浆地火彻底吞噬……

再也顾不上保存余力,制式入殓笔飞速舞动,魄力不计代价的输出,制造出的各种防护类灵符,才勉强跟得上消耗速度!脚尖在岩浆池面上微微露出的礁石上连点。他的鞋子,早就已经因为可怕的高温,彻底化成了焦炭。

面无表情的在一次飞跃中甩掉鞋子,若是他失败了,恐怕下场可要比变成焦炭更加悲惨!

他的注意力,部都放在了那块距离自己已经不过十余米的幽蓝色礁石上……只有那里,才是他生的希望!